菜单 menu

前言

录入时间: 2017-10-12

明代文学家钟惺在《蜀中名胜记》之序中对山水评论道,“一切高深,可以为山水,而山水反不能自为胜;一切山水,可以高深,而山水之胜反不能为名。山水者,有待而名胜者也。”如果说,钟惺所待之物是“山水之眼”,那么,丘挺的山水艺术所诠释的“事”、“诗”、“文”,可以说是他和古人呼应、与万物共鸣的意念和情志。长期致力于探索中国山水画论和笔墨观念的丘挺,是一位既深究绘画实践技法,同时还关注史学理论的学者型艺术家。求学期间,丘挺曾进行大量的摹古和写生训练,亦从未间断过书法练习,这为他之后几十年的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作品以回归本心、提高格调为目的,以水墨意象强化恍兮惚兮的神秘境域。作为70后的山水画家,丘挺对艺术传统和当代的观念更为开阔,他既能够摒弃传统意识形态的保守目光,又在超越时空和思观之道的气韵上师承于经典,与古人对话。无论赵孟頫、黄公望,还是倪云林甚或董其昌,丘挺深谙中华传统文化和艺术的精神和韵致,将自己对古今山水之变的态度和思考注入手中的丘壑与笔墨之中,显现出他对水墨气、韵、调、法的灵性和体悟。
 
在艺术创作上,丘挺追求既要“绳正乎古人”,又要“妙笔于造化”。他反对为创新而创新,亦反对固守僵硬的图式化。在杭州经历了长达8年的学院艺术熏陶,当他北上师从张仃先生,在恩师的潜移默化下,在大自然行走和写生的旅途中,他关注的不只是眼前所见的山山水水,更在万物生灵中体味古人、造化和本我的玄妙关系,参悟笔墨语汇之外的情志和风韵。“心与物感,物由心化”,丘挺在在古人、造化和自我三者之间找到了一种精微的平衡,他的山水能够让人真切地体会到王国维论词之“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王国维先生当年曾评论宋代金石学兴盛时期士大夫的艺术状态,他们总是在金石古玩、书画鉴赏、玩物优游的自在情态中陶冶性情、探究学问和艺术,也就是所谓“鉴赏之趣味与研究之趣味,思古之情与求新之念”叠错相交。丘挺的山水观念和面貌力图打破传统和现代割裂的局面,正如波士顿美术馆邀请丘挺参与创作的主题“与古为徒”,选择与北宋名家赵令穰的作品《湖庄清夏图》进行对话一般,通过手卷的呈现丘挺打破了古今中外不同的时空概念,将自我和历史进行时空拼接,将他观念中对古意的理解和阐述转化为幽深画面中的平远、深远、阔远和幽远之景。
 
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论及山水画的“三远”,由于中国画画面空间深受《易经》“一阴一阳之谓道”所影响,讲究虚实结合,明暗相交,仿佛人能够感受到画面中层叠起伏的律动和自由活脱的生命。“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占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丘挺的创作便在与古人精神、意念和理论跨越时空的互动下,将他观念里的“三远”呈现在山水的诗意空间当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郭熙对山水画创作实践的总结,对北宋及之后山水画的发展起着革新和推动的深远意义。丘挺山水画经营的意境,与郭熙提到的“真山水之川谷,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意趣相近。郭熙提出的“势”和“质”关注的不只是气势结构,还包括自然环境的形象和意蕴。“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丘挺山水创作的禀赋和造诣,正真切地描写了郭熙对山水审美的悠远境界和高度追求。
 
丘挺的山水创作以意象和意境为首,力求物理、情理、画理三者的柔妙结合。李大均称其“集传统性与当代性于一身”;王鲁湘则评之“无古无今”,“以诗心为本,带着含藏悠远的念想,超然坦荡的精神,以学养为文心,通过诗画语言物化自然山水神韵,透视出人生态度与人格气象。”丘挺发展了明人董其昌的“淡积墨”为“淡积色”,意指“摄心于淡,养气于厚”,可以说是中国书画的高层次追求。凭借对宇宙万物的炽爱和投入,丘挺将自己多年来倾泄在自然生灵上的心性和情怀寄予山水,诚如韩拙在《山水传全集》论艺道:“索之于未状之前,得之于仪形之后,默契造化,与道同机。”寻思中国山水画艺的精神气象,无论是品鉴其通幽入微的笔墨意韵,亦或感怀其高超莹洁的精神意境,皆与天人合一的宇宙精神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见可悟,可感可思。换言之,其根本性往往在于艺术家生命所达到的纯度与净度,而艺术家这种内在的情怀与意志力,恰恰是作为人亦或其作品境界高下的关键所在。
 
在现代中国画与书法之间的关系逐渐疏离的背景下,丘挺却从未放弃作为一名书画家的身份。书法作为一种更为丰富的文化精神载体,让丘挺不止步于造型上的钻研,还对超越形体本质的深层体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丘挺的水墨精神恰恰源于其对书法的体悟和修炼。正如他本人所言,“中国山水背后有庞大的文化系统支撑。山水之所以高深、宽博,里面包含可以诗、可以画、可以事。”他的书法与中国画互相生发,相辅相成地诠释着这一庞大而精深的文化体系。丘挺孜孜不倦地一心倾入传统当中,从容不迫地阐释精微的气象与人格,“以艺致道,以艺修心”。可以说,山水艺术是他的语言方式,他的创作即他的思想和情感表达。在当代多元格局的艺术潮流中,中国山水正处于变革和转型的崭新阶段,而丘挺的水墨作品以其“幽微玄远,闲静清绝”的气质在传统和当代水墨世界中独树一帜。广东美术馆通过本次展览展出丘挺在不同时期创作的水墨山水和书法作品,以及艺术家多年来珍藏的书画精品,让观众在认识和解读丘挺诠释的当代水墨里,走进属于他个人的水墨语境当中,领悟今日逐渐远去、传统而永恒的诗性精神。
 
王绍强
广东美术馆馆长
2017年10月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