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游戏精神与儿童水墨

录入时间: 2006-06-29

  古希腊神秘的传说距今已有两三千年了,仍为世人所传唱。它作为一种丰富多彩的民间口头文学,反映了人类童年时代的浪漫情怀。其所具有的一种独特的“形式美”,究竟是原始先民有意识为之,还是无意间偶得?这一问题,就好比我们解释儿童画的“稚拙美”,究竟是大人们的一相情愿还是孩子们的真情流露呢?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清的……
  原始人类能够赞赏隐喻的语言和自然的美丽,而现代的文明人反而因为“智识发达”而对诸如日起日落的自然景观无动于衷一样,儿童出于一种游戏的本能,在成长过程中,有意和无意的寻求着一种信息的积累与洞察力的表达。他们虽然没有独立和完备的审美意识,但却能在认识和传达过程中,创造出具有激发作用的“儿童艺术”。而这种无拘无束的“游戏精神”正是一切艺术的本质,假如艺术创作真的能够不受其他外界因素干扰的话。同时,也正是这种“游戏精神”赋予了儿童艺术一种无可替代的价值。
  水墨画,无疑是最能体现这种“游戏精神”的艺术语言之一。水与墨的随机渗化特质,使我们的水墨课堂更趋向于内省式的感悟;而水墨的游戏性对生命过程的体验与品味,使作为水墨语言的材料有了新的声音,也做出了新的表达。事实上,水墨的随机性给孩子们的情感和想象以无限的自由。儿童世界中的水墨,可能比成人世界中的水墨要来得更加自由与惬意,因为在儿童的世界里,没有“笔墨中心论”与“笔墨等于零”的争论,也没有承载改造社会的重负,更没有抢占山头的功利之心;他们有的只是一片令人产生无限遐想的清澈之音。在他们的作品中,体现了人类心灵中最为纯真无邪的一面。这些水墨光斑,不仅仅只是中国传统水墨语汇的有益补充,它们还诉说着人类内心深处对于生活的某种希冀与期盼,从而唤起了我们对于人类童年似水流年的追忆与思索。
  广东美术馆培训中心的每一扇门,每一面墙,每一根柱子、屋顶乃至地板……都成了我们此次水墨实验的媒介和载体,这个由绘画到拼贴,由平面到立体的水墨装置制作,完成了绘画多样化的交汇,课堂变成了孩子们妙不可言的游戏空间,而成人与孩子之间的和谐关系也改变着双方互动经验的品质。孩子们打破了条条框框的思维定式,他们有的把自己的画和同学们的画分解后再重新组合,形成颇具创意的崭新设计;有的利用被丢弃的废纸或废置材料,在其中投注自己的技能和想法,以设计出构思和造型完全不同的作品。他们甚至投注了自己内心的愿望,奇思怪想:用旧报纸糊出逼真的大石头;用水墨泼出大大小小、趣致离奇的怪人组合;用象形文字重新撕贴成洋溢美感的图案组合……一时间,屋梁上水墨淋漓,排着队的怪人向你走来;大门口,拼贴合成的象形文字组合宛如巨幅创意书法赫然眼前;教室里,来自澳洲土著风格的鳄鱼家族憨态可掬地爬满柱子;天花板上,土著人生活地图满天满墙地铺展着……
  在这里,创造力不仅仅只是自由表达,它还结合了孩子们对现实的思考,一旦摆脱了物理定律的约束,新的表达便成为可能。在这里,课堂模式淡化了,习惯化了的完整作品呈现的形式淡化了,个体创作在自然而然的互动中融入到一个充满激情的大空间之中,使儿童水墨语言的视觉冲击和对儿童心灵的撞击扩张到最大的限度。在这里,孩子与成人一起游戏、一起工作、一起说话、一起思考、一起发明一起享受创造的愉悦。在教学的互动中,教师和孩子们共同了解人和事的存在关系,共同探讨这些事物是如何被发现和被改善的,然后共同分享着获得的经验和乐趣。
  我们试图创造一种新的儿童水墨文化,让孩子有一个建构主客观经验的空间,我们也想创造一种新的教学模式,使孩子在相互合作和社会化的气氛中不断地获得多种绘画行为的主客观体验。
  可以说,水墨是儿童表达自己的一种语言材料,利用它将会增进孩子们感觉器官的敏感度,培养孩子深入探讨和敏锐发现事物的能力,自由地欣赏着由触觉、视觉、听觉所带来的形状,材质,声音,颜色等诸方面的无穷无尽的乐趣。
  体验过程的艺术已掌握在孩子的手中,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更加享受因惊讶而产生的欢愉。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号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预约电话:020-87351468

主页 检索
日历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
广东美术馆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