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罗一平:重新解读20世纪中国画坛巨匠,重铸20世纪的文化灵魂

录入时间: 2015-05-25

  适逢赖少其诞辰百年,5月16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广东美术馆主办的“大道之道——赖少其诞辰百年作品展”也在广东美术馆正式拉开帷幕。展览以时间为轴,以倒叙为法,分“大道之象•八十后作品”、“意写天地•丙寅变法作品”、“我法自然•黄山时期作品”、“出入古今•师法传统作品”、“天涯游踪•写生作品”、“木石铿锵•版画作品”、“碑骨帖韵•书法作品”7个部分,近500幅作品,全方位呈现了赖少其的艺术之路。
  自1932年考入广州市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开始学习艺术创作,至2000年与世长辞,赖少其的艺术生涯贯穿大半个世纪。古稀之年返回广东后,赖少其并不满足于已有的艺术成就,而是通过一次次的艺术革新不断挑战、颠覆和丰富自己的艺术语言与艺术面貌。进入耄耋之年,赖少其更是倾其余力,创作出上百幅极具张力、超脱形外的绚烂杰作,此时,其艺术精神已超然于一切,真正进入艺术大自由的境界。
  本次展览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表示,七个专题以“大道之象•八十后作品”为开篇,为了就是将这批有着独特魅力与艺术价值却又未被学界和公众重视与充分认识的晚年杰作,第一时间呈现给广东的艺术爱好者,让世人更好地重新认识赖少其,还原其在中国美术史上应有的巨匠地位。



  本次展览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
  问:您第一次看到赖老八十后作品是什么时候?
  罗一平:2002年的2、3月份我在赖少其的家里看到这批作品。这批作品中的精神冲击力是20世纪所有的艺术家所不具备的,不管是黄宾虹也好,傅抱石也好,都没有他的这么强烈,在结构、色彩的关系上,完全超越了我的知识架构和我对中国画的已有认识。有一种内在的超越作品的语言,能够跟你的灵魂对话,把你的情绪、情感紧紧抓到画面上。我认为,这种游走的精神,赖少其的作品是我见到的最佳的。


  山水 八十后作 纸本 41×41cm私人藏
  问:您说的这批作品是1989年之后的作品?
  罗一平:对,就这短短的几年。丙寅变法使赖少其成为20世纪中国画的大家,但生命最后三年的中国画创作,却使他成为了20世纪中国画的巨匠。
  问:像您说的,他后期的创作过程是和神灵对话的过程?
  罗一平:他完成的不是作品,而是精神游走的过程。那时,他说不出话,可以说是在一种清醒和半清醒、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的精神状态中完成了作品。这批作品,按赖老夫人曾菲女士的话说,是用生命画出来的。
  问:在这种状态下创作出来的画,怎么评价他的艺术价值?
  罗一平:他打通了一切。
  问:是不是艺术家只有到这种状态下,才能打通一切?
  罗一平:没错,这叫做酒神精神。艺术是由日神和酒神构成的,日神是追求一种理性的梦,秩序的梦。而酒神则是要你像洪水一样,在洪水的奔腾中形成一种难以驾驭的图像。酒神是精神层面的,是完全打破由日神所建构的一切,是完完全全的本能的状态,这种状态使他的作品达到了超于象外的水准。


  问:为什么在他最虚弱的晚年,反而会迸发出令人叹为观止的火花?
  罗一平:两个原因。一个是生活积淀,一个是文化积淀。
  从生活来讲,他的阅历太丰富了。他经历了很多人没有经历的,文化上的,政治上的。不论何时,他对革命和艺术都保持着巨大的热情。他是鲁迅笔下“最具战斗力的木刻家”,是新四军勇敢的战士。他被关过监狱,坐过囚笼,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内涵,这是书斋里的艺术家所缺乏的。
  从文化上说,从年轻时赖少其就经历过严格的学院教育。本次展览我们展出了他上百幅的写生作稿,这说明他掌握了非常扎实的基本功。他会写生,他是一个懂得用西画来写生的人。被贬安徽后,他从安徽的博物馆借调到很多的原作进行临摹,通过对原作的揣摩,他对中国画有了超过一般人的认识。在“新徽派”的创作中,他形成了对大画面的驾驭。
  问:您在评论中提到他来了广州之后画的黄山其实要比他在黄山时画得更好。
  罗一平:那是因为黄山变成了一种文化,一种音乐符号、旋律和梦幻的臆想,沉寂在他的心里,他是在“意写黄山”。他断然否定自己之前在黄山的积累,打破已有的认识,重新解读一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自然。


  黄山一夜雨1991年 纸本 83x149cm 私人藏
  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赖老在“丙寅变法”时有一段自述,说自己知道很多人认为他这样做是不太对的。
  罗一平:因为他骨子里有自己坚守的艺术准则,即艺术必须要和现实生活连在一起。既然来到了广东,就要熟悉广东的非常浓烈的生活。广东特定的地理、气候下所呈现的植物、山峦,促使他找到了变法的入口,进而形成新的语言面貌。
  其实,所有的艺术家,到了一定阶段,要想往前走,都要经历一个自我否定的阶段。艺术到达一定高度就会走向否定,所谓的“熟而生”。他画黄山已经画到一定高度,达到一定境界他发现自己不会画画了,所以选择重新来学习。


  问:在广州的头几年,他在世界各地做了很多游历,看了很多印象派的东西。
  罗一平:“丙寅变法”时期,他有意识地融入了印象派的元素,用了斗方和镜片的方式,构图变方,比较满,更强调张力。但这只是一部分,他以前学习西画的时候,就已经有意识的在学习印象派,但他并不依赖西方,更多的还是基于传统进行创新。
  早在他临摹古人画作时,他所达到的程度已经带有二度创造的味道,有个人精神在里面。从“丙寅变法”开始,他否定了之前的创作。当然,这种否定不是抛弃性的定,而是重新评价式否定。“丙寅变法”中,赖少其超脱了很多现实因素,他开始把自己的想象、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率真的天性融合在一起。所以,“丙寅变法”这个时期的作品在精神高度、语言成熟度和市民接受度方面都达到了极高的程度。


  问:对于“赖少其从一个深爱传统变成了一个怀疑传统的人”的说法,您怎么看?
  罗一平:赖少其没有怀疑传统,任何时候都没有。他说,传统已经达到那样的高峰,为什么不踩着巨人的肩膀往前走一下呢?所以,赖少其不是一个传统的怀疑者,他一生都坚信传统的重要。他将传统作为隐形符号,在遮蔽传统的过程中将其升华到了一种生命对话的状态。
  问:您说过赖少其对岭南画派的继承,但我又想,是否能用“岭南画派”这四个字来框住他,因为他不止属于岭南画派。
  罗一平:岭南画派是20世纪中国的一种精神,一种开放、自信,兼容并蓄,即认同传统又包容西方的时代精神。20世纪中国画派的精神其实就是岭南画派的精神。赖少其来到广东之后,我觉得他是继“两高一陈”之后岭南画派的又一座山。


  问:对于我们今天的艺术家来说,赖少其及其艺术生涯具体有哪些启示?
  罗一平:尊重传统,热爱生活,同时把传统和生活化为自己的精神。赖少其已经把传统和生活化为了自己的生命,不是为传统而传统,为生活而生活,为图式而图式。画中的精神和意蕴是做作不出来的,达到了这一高度,就是大家。
  问:这次的展览,除了对赖老的纪念之外,还有其他的目的或主张吗?
  罗一平:这是一个主张非常鲜明、定位非常准确的展览,我们把他定位为20世纪的巨匠,希望大家重新认识他,这是展览的初衷。赖少其启蒙于广东,大成于广东,他能够代表21世纪的广东,因此,举办此次展览是广东美术馆的责任。通过重新解读赖少其,重铸20世纪的文化灵魂。
  广东美术馆
  文/李诗媛、李娜
  图/刘丹妮
  2015年5月25日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