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文化】水墨还可以这样画?看广东美术馆的“变相”
录入时间:2017-01-03


雷子人 /《移动的桃花源》/ 200cm×480cm / 纸本设色 / 2016

  “第三届当代水墨空间:变相——水墨的维度”于12月28日在广东美术馆开幕。继2001年和2006年成功举办两届“当代水墨空间”展后,时隔十年,广东美术馆再次启动“第三届当代水墨空间:变相——水墨的维度”,继续推进对“当代水墨”问题的研究与探索。


嘉宾合影

  “第三届当代水墨空间:变相——水墨的维度”由皮道坚担任学术顾问,吴洪亮担任学术主持,王绍强担任总策划人,孙晓枫担任策展人。本次展览以“变相”为题,由四个单元交织而成:“格物”——强调水墨的物质性及材料特征;“无法”——水墨的观念化阐释,对“骨法用笔”的一种摒弃与修正,对成为范式的水墨语言如何使其“失范”;“拟境”——传统水墨画所给定的观看空间和心理空间在当代的再认识和演绎;“气象”——融合、渗透及转化中的青年水墨现象。展览和25位艺术家合作建立一个水墨问题的共生场域,就艺术家自身的问题意识进行相应的归置并成为问题的佐证。

  本次展览的目的是为了理清当下水墨艺术问题的几种线索,建立一种超越“水墨”的展览模型。同时,由于本次参展艺术家使用的媒介同时涉及影像、声音和装置等,他们当中很多并非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水墨”艺术家。由此,广东美术馆试图对水墨的概念进行大胆的解构和重组,用多维的艺术形态呈现水墨这种媒介在当下不断被拓宽的边界,而水墨则成为一种精神内核和观念意识继续影响着当代艺术家们的创作与思考。

  对媒介语言和观念的研究一直是广东美术馆当代艺术展览策划的重点之一,探索的步伐从未停歇。一直以来,广东美术馆通过不断的行动建立各种关联实现对当下水墨艺术综合、立体、差异性的描述,为未来视角的转变与问题方向的调整做好基础。2001年的“第一届当代水墨空间: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对国内实验水墨二十年的演变与观念更迭进行了阶段性的观察、总结与梳理,为后续的当代艺术研究提供一份当代水墨实验领域较为全面的、综合的、断代式的文献资料;2006年的“第二届当代水墨空间:渗——移景和幻想”借用各种方式探索“水墨性”,“渗”字揭示了水墨的语言特性及参与当代艺术现场时所采用的方法方式,将“水墨”视为一种文化表征,通过呈现当下艺术实验与作为文化表征的“水墨”的关系,提供另一种创造性实验性的“文本”,探询水墨的文化内涵、文化含义的当代演绎的未知性和可能性。而“第三届当代水墨空间:变相——水墨的维度”持续从不同的角度介入,层层推进对水墨问题的追问——“当代水墨”是什么?这种传统媒介方式如何在当代语境中生效以及新兴媒介与水墨之间的碰撞和交融所带来的跨学科实验将导向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策展人孙晓枫认为,本次展览的目的不是要展开对水墨的完整描述并给予答案,而是通过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协作建立一个可资观察的“模型”,艺术家之间互为镜像,移动地、交错地确立联系,作品之间不断地形成协商与张力并生产意义。不同代际艺术家的差异化思想也将在展览中建立一种时间性的逻辑并提示了未来的转向。

  在媒介语言的研究与展示上,本次展览总策划人王绍强指出,广东美术馆未来还会推出更多新的尝试,这种努力是一种基础性的工作,也是内在的学术诉求和文化责任。希望借此为日后当代艺术史的书写提供一份鲜活生动的、综合的展览档案。


李纲 《水墨元素NO.20161201》60×60cm(每个) 综合媒材2016

  策展人语

  “变相”借用了佛教“经变”的意义,以图像的形式来说明某部佛经的思想内容,把深奥的经义形象化。现代汉语对于“变相”的解释主要是指事物的形式改变而内容或本质未变,另一释义则指改变原来的模样。这一语词解释囊括了当代水墨的种种现象与现实的特征,作为提示或注脚是恰当的。

  如果把吴冠中先生1980年提出的关于形式美、抽象美的论述与探索,以及关于“笔墨等于零”的著名论断作为当代水墨的历史起点的时间算起,水墨的当代转型已经走过三十多年的历史。水墨“当代化”的概念阐述处于不断的演绎变化之中,打开了诸多新的理论维度和表达空间。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论断有“媒介论”、“身份论”、“精神论”、“策略论”等,不一而足。差异化的论断显然和所处的语境与立场有关,服从于上下文的逻辑。

  借用拉康关于“现实界、想象界、符号界”的观点,水墨同样居于这个复合空间。辩证的、立体的关系交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丰富的、三位一体的范式,区分了艺术品的实体材料、幻觉形式以及推理意义。”(《拉康眼中的艺术》[美]Steven Z.Levine)实体、幻觉与推理,恰恰是构成了水墨话语差异化表述的三重空间,而现实缺失的正是让水墨在复合空间里得到立体的观察并予与学理的归置,这更有利于后续的研究和推进。处于幻觉与推理界面的“水墨”充分丰富了水墨的“样式”与思想向度,通过这两种机制,水墨获得了诸多可能性与歧义,甚至以否定水墨的实体形式作为出口,成为如声音、摄影、录像、综合绘画、行为等形式,但其中的“水墨性”仍然得以保留。“借树开花”式的水墨是一种异质化存在,“水墨性”成为了作品的内核并对应了当代艺术的整个语法系统。那么,关于“水墨性”的理论建构、阐述与应用正是策展思考的重点。

  作为具有历史承载的水墨其文化身份必须由客体确立,诚如面对陌生人的自我介绍,如何修辞与放大则属于策略与特定语境的规范,在地的身份描述其实是虚妄的,去身份化是必要的,获得的是活力与跨越。作为一个展览,目的不是要展开对水墨的完整描述并给予答案,而是通过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协作建立一个可资观察的“模型”,艺术家之间互为镜像,移动地、交错地确立联系,作品之间不断地形成协商与张力并生产意义。不同代际艺术家的差异化思想也将在展览中建立一种时间性的逻辑并提示了未来的转向。展览的任务仅限于此。

  孙晓枫2016/12/12于五山书房


王璜生 /《痕·象》/ 50cm×68cm / 纸本水墨拓印 / 2016

  作为今天中国艺术中的“显学”,当代水墨就像个“老小孩”:追溯其文脉,可勾连至有千年历史;但若严格考察其历史,又不过短短三十余载。我们常讲三十而立,三十岁的人精力正盛,心智成熟,但困境也多。中国当代水墨的状态与人颇似——有成就,有势头,也有问题。更何况我们有时还会感到当代水墨中渗出的那一丝丝未老先衰的迹象,其自身仿佛都开始范式化。从这个角度讲,当代水墨也面临着再次远离、放逐的需求。

  思考的前提是回望。中国的水墨画在近代以来就不断发生着大变革:首先是面对西洋画的冲击而出现“中国画”概念,而后便是各种融合中西的实验和促进中国画学内在演进的努力。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新的意识形态下中国画再次面临改革。八十年代以后,对中国画命运、笔墨、形式等问题的讨论再次成为热潮,直至当代水墨艺术的兴起。从这个线索来看,当代水墨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艺术的问题。值得庆幸的是,这一“老根新芽”的艺术在当代艺术大潮中始终“活泼泼地”在逐浪。艺术家们不断地进行创造、实验,水墨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传统中国画的范畴,其固有的边界仿佛在无限拓宽。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作品被纳入水墨系统时,问题也随之而来:究竟何为水墨艺术?与此同时,更深层的问题是,中国的水墨艺术应该何为?

  显然,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用简单的定义来解答这些疑问,更不能拟定一个所有人都认同的协议。一边是与传统无法割断的血脉联系,另一边是已然成为当代艺术中鲜活面孔的既定事实。当代水墨的发展,究竟要与古为徒,还是另辟蹊径?在不同的语境中,不同的人给出的答案往往千差万别。所以,我们常常陷入混乱的争执和无力的评价之中。而在一次次的评论失声后,我们应该意识到当代水墨不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问题,其历史、观念、样貌等因素共同构成了它与生俱来的复杂性。如果把水墨艺术看作一个谜面的话,它的谜底并不唯一。多维共生是其事实状态,与其争论答案的对错,不如把自己的谜底变得更深刻、更丰富。

  胡适当年说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对今天的水墨艺术也同样适用。无休止地争论孰是孰非并没有太大意义,在多元共存的现状下,专注、耐心、细致地深化各自的实验,对水墨艺术的发展更为实际而有益。

  吴洪亮
  2016年12月16日完稿于南京

部分作品:


王天德 / 《后山图》/ 46cm×185cm / 综合媒材 / 2016


刘庆和 /《十日——哲根藏寨》组画之九 / 18cm×26cm / 纸本水彩 / 2016


蔡广斌 /《抑》/ 180cm×120cm/ 纸本水墨 / 2010


韩冬 /《罗汉松 》/ 76cm×48cm / 纸本水墨 / 2014


主 办:广东美术馆
展 期:2016.12.28-2017.2.12
地 点:广东美术馆5-9号厅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笔划排序):
格物:王天德/王璜生/朱岚/杭春晖/梁铨/韩冬/蔡广斌
无法:刘庆和/李纲/陈侗/张诠/武艺/雷子人/魏青吉
拟境:朱芳琼+王集云/汤南南/佟飚/郝量/梁硕/曾翰
气象:王牧春/王煜/闫锡聪/杜小同/梁雨
学术顾问:皮道坚
学术主持:吴洪亮
总 策 划:王绍强
策 展 人:孙晓枫
展览统筹:邵 珊 江郁之
策展执行:吕子华 廖沙泥 赵婉君
展览设计:李 熙
新闻推广:梁 洁
公共教育:刘端玲
视觉统筹:卢 珊
视觉设计:another design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