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我们在现场】天南地北看潮剧

录入时间: 2010-06-09


6月6日的潮剧表演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观看,这里面有地地道道的老广,也有不少特意赶来的“潮人”(潮州人简称)。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潮人看潮剧,自有一番风味。工作人员注意到,当日有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家连续来看了两次,上午听得摇头晃脑,下午还特意带上了老花眼镜,继续摇头晃脑。他可以算是全场入戏最深的一位观众。而那些听不明白潮汕话的观众,也并未因语言的隔阂而离场,每到精妙之处,还是会“适时地”或发出笑声,或流露出感叹之情。
 
好的艺术创作总是能牵动人心,然而每个人的所得又不一定完全相同。这种不确定性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老广如是说:“我只会为穆桂英的一颦一笑所牵动,怪责杨宗保你个榆木脑瓜,也会被穆瓜逗得忍俊不禁。”
 
很爽快地答应了写潮剧的文稿之后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才知道我孤陋寡闻了。本以为潮剧是种小戏,殊不知它有至少440年的历史,洋洋大观,只是其起源就非常扑朔迷离。而我是个听不懂潮州话,又在广府文化中成长的客家人,要看懂潮剧确实有难度。既然答应了人,那就得尽力而为。我早早就来到广东美术馆,决定先睹为快。早上十点半,《穆桂英招亲》准时开演。只听得文畔(弹拨乐器)和着武畔(打击乐器)响起,风趣幽默的家丁穆瓜、英姿飒爽的穆桂英、俊朗正气的杨宗保先后登场,充分突出了潮剧独特的丑、旦、生行当。
 
潮汕话我是听不懂的,幸好实现有做功课,配合着现场的滚动字幕,我才能搞清楚这出戏的来龙去脉。
 
穆桂英对杨宗保一腔真情,将其掳来,欲诉衷肠,此一喜,可联想到父母双亡,终生大事只能托于穆瓜说和,此一忧。一开场,亦喜亦忧,引人入胜,扣人心弦。岂知这杨宗保却自诩将门之后,而这穆瓜也是个暴脾气。第一回合落了个不欢而散。
 
穆桂英果然是女中豪杰,决定亲诉衷肠,现代女性也未必能有如此的坦率爽快。这杨宗保啊,却迂得很,宁死不从,气得姑娘连唤左右侍从。那左右侍从举剑拔刀,正欲将杨宗保拿下,岂料姑娘却是叫他们退下。此乃一转折,而杨宗保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对穆桂英产生了一丝好感。
 
两人四目相对,穆桂英再诉衷肠。此时的杨宗保却搬出了个忠孝理论,宁死不与山寨女结为夫妻。穆桂英,也是个热血儿女啊,忠君爱国自不必说,一段节奏明快的念白娓娓道来,杨宗保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此乃一大转折。杨宗保的丝微好感转化成了倾慕之情。看到这,我方才明白,穆桂英和杨宗保儿女私情的基础却是家国情仇,此二人都是铮铮儿女。
 
戏剧的尾声请出了穆父的家传宝剑——莫邪干将,一对碧人也似莫邪干将般紧紧相拥。
 
虽然只是短短半个小时,却是起承转合,丝丝入扣,看得我津津有味,回味无穷。现在坐在电脑前敲下这几句话时,舞台画面还犹如就在眼前。
 
作为一个零戏剧基础的观众,如果不是事前做了一下功课,哪会知道潮剧的唱腔用的是真声,更不要说与京剧、粤剧的假声唱腔作对比,当然更不会留意戏服上的刺绣是潮绣还是广绣。我只会为穆桂英的一颦一笑所牵动,怪责杨宗保你个榆木脑瓜,也会被穆瓜逗得忍俊不禁。
 
潮人如是说:“作为年轻一代,即使身处现代化生活,体验着各种不同的现代娱乐方式,也应该承担起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
 
我到达美术馆的时候,距潮剧《穆桂英招亲》演出还有一段时间。陆续有观众走进展厅,舞台前的长凳不久就坐满了人。而在“幕后”——一个简易而且开放的化妆间里,演员们抓紧时间化妆、穿戏服,忙而不乱。
 
演出开始了,台前坐满了观众,也有的蹲着,有的站着,秩序良好。演员们清丽婉约的唱腔、娴熟的表演技艺,使得观众们纷纷举起手中的相机,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热情高涨。大部分观众都兴趣盎然的样子,大概是觉得新鲜吧,也有的潮汕观众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被表演逗乐。
 
虽然潮剧对于身为潮汕人的我来说并不陌生。不过,却从来没有现场听过,也从未认真了解过,竟然不知潮剧是中国十大剧种之一,广东三大剧种之一,享有“南国奇葩”的美誉。它由宋元时期的南戏逐渐演化,是一个已有440多年历史的古老的地方戏曲剧种。我小时候看过“营老爷”,场面热闹非凡,觉得特别好玩。而潮剧,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有身临现场感受过。今天能够亲临其境感受和欣赏潮州戏曲,感受潮剧的魅力,也算是开了眼界。前阵子我在一部泰剧里听到潮汕话,而且还提到潮剧,当时觉得有点惊讶,现在看来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原来泰国曾经是潮剧在全球的发展中心,现在还有泰语的潮剧呢。虽说潮剧主要流行于潮汕方言区,但在香港、东南亚、上海、以及潮汕侨民居住的国家和地区也能见到潮剧的演出。
 
然而,潮剧的生存环境却不容乐观。与许多传统民间戏曲一样,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现代娱乐方式的出现而面临着极大冲击。继续这样下去,潮剧将失去城市市场,和青少年观众。年青一代的潮人,即使身处现代化生活,体验着各种不同的现代娱乐方式,也应该承担起传承传统文化的责任。如果我们逐渐丢失我们的传统,那么也就逐渐失去原有的魅力。
 
如何才能让这些民俗传统延续下去,发扬光大?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广东美术馆志愿者团队:万苗 曾文青 周晓婷
2010年6月9日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相关文章
主页 检索
日历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
广东美术馆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