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尘土——邵增虎风景油画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展

录入时间: 2020-06-30

2020年6月9日至7月12日,由广东美术馆和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德胜美术馆协办的 “尘土——邵增虎风景油画展”在广东美术馆展出。开展当天,邵增虎先生将作品《树魂》捐赠给广东美术馆,并在广东美术馆举行捐赠仪式。
 
捐赠仪式现场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在捐赠仪式上致辞
 
艺术家邵增虎先生在捐赠仪式上致辞

邵增虎先生曾经是军人,威严而又不乏憨厚与朴实。军人自有一股阳刚之气,其画作也多壮美。自退休后隐居山林,将绘画重心转移到了风景油画。近些年来他踏足老家绩溪以及贵州、新疆、长白山、俄罗斯等地写生,其技法愈加纯熟,但艺术创作理念和作品风格未曾改变,在刀笔纵横堆叠的画面之下吟唱着一首首田园诗歌。
 
捐赠仪式现场


展厅巡礼
 
本次展览共展出邵增虎先生近期创作的风景油画作品46件,分为“石水记”“致树木”“看人间”“老朋友”四部分。广东美术馆期望通过此次展览呈现邵增虎先生风景画作中最经典的风貌,并以此为基点开展风景画领域的专题研究。
 
一、石水记

水至柔而强悍,无孔不入,用无形的手形塑着它所流经的一切。水中石头经它几千万年的打磨,已经形成了固有的形状,这形状本身就是邵增虎所要表达的对象。让人感动的是,邵增虎刻意描绘水中之石,它一半浸泡在水中,另一半则露出了水面,承受着阳光日复一日的严厉拷问。

——杨小彦《生命如歌——邵增虎的艺术力量》
 
 
展览现场

二、致树木
 
邵增虎的画, 感情、内容、题材的基调是朴素的, 但其艺术手法, 特别是色彩的表现却是富于烂漫和想像力, 甚至可以说极具童话色彩的。金黄色的树林, 满地的落叶和树影, 树缝中湛蓝色的天空, 暖烘烘的阳光, 碧绿如镜的湖面, 斑驳灿烂的山冈, 即使是一堆被劈开的木柴, 我们也能够在它们的断面上看到璀璨的生命和大自然炽热的意志。在这里, 邵增虎表现的是一个富于生命热情和意志的色彩世界, 令我们充分地感受到热烈和斑斓的人生。
 
——王璜生《镌刻的金秋——对邵增虎风景油画的解读》
 
 
 
展览现场
 
三、看人间

邵增虎的画面有强烈的构成感,他有意识地挖掘自然之景中某些序列化的局部,比如垒起的木材,成排的木栅栏,星罗棋布的群石,林中挺立的树干等等。他笔下的风景多为平常之景,桦树林、河谷、池塘、牛马、村庄,如是而已;又多刻画小景,灌木一簇、农舍一角、棱棱山石、斑斑树痕……这些最平常又最纯粹的农村小景,正是作者最心仪的所在。
 
——胡斌《熠熠生辉的生命礼赞——邵增虎的风景油画》
 
 
 
展览现场


四、老朋友

对家乡的依恋,尤其是对放牛生活的深切记忆,让邵增虎的风景中经常出现牛群的身影,那是乡村劳作的得力助手和村童亲切的玩伴,憨厚温淳却有时又异常倔强。可见,他所绘的是与自己儿时追忆相匹配的农村,或者说是久处尘嚣之中所向往的诗意的乡野,而不是那在城镇化的道路上一日千里的“黄金地”。
 
——胡斌《熠熠生辉的生命礼赞——邵增虎的风景油画》
 
展览现场
 
艺术家自述
 
我的生命属于泥土
 
我退休之前,一直画人物,画的多是主题性人物创作。主要的几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近二十多年来我再也没画过人物,一直画风景,有位朋友对我说:“你不画人物,可惜了!”其实,画人物真的不是我的最爱,我的生命,属于泥土,我生在安徽省绩溪县的一个山沟里面,五岁开始放牛,我在泥巴地里摸爬滚打直至小学毕业,家乡的山山水水。儿时的记忆,早已溶进了我的骨髓,我对大自然有着肺腑之爱。在县城读完初中一直到大城市广州读完美术学院,然后入伍,当了三十多年的军旅画家。
 
树魂  190x110cm 2016年
 
红树林  80cm×100cm 2018年

一朝自由了,条件成熟了,我立马离开喧嚣的城市,遁入了山林。从少儿到八十老翁,我的生活就像画了一个圆圈,又回到乡间,回到了原点,我又成为了山民。我在山里弄了一个住处,又在离住处五里外的地方盖了一间画室,一个朋友把他的养猪场给了我,改造后的画室宽敞明亮,每天一早我从住处行走到画室,大约半个小时路程。一路上都是好风光,空气是甜甜的,松树发出涛声,溪水静静流淌,芦草迎风摇摆。奇石突现眼前,天上飞着白鹭,路边窜出山鸡,鸟叫蛙鸣。又见远处农家炊烟飘缭,一路都是图画。冷天一到画室,我先烧起一炉柴火,顿然温暖全身,几杯热茶下肚,我便开始作画。我画风景,不画名山大川,不画高山大海,不曾去过,不曾看过的风景,我也不画,我就画我最熟悉的事物,我画草木、画石头和水,画田园农舍,画我的老朋友——老黄牛。
 
丰收时节 152cmx305cm 2014年
 
山之谷  60cm×80cm 2015年

有一位先生登门求画,要我帮他画几匹马,我谢谢他说:对不起,我不会画马,只会画牛。我作画比较刻苦认真,态度好但不等于画好。现在作画,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画家都用减法,一以当十,简练潇洒,一笔下去什么都有了。而我一个八旬老翁,用的却是加法,一个劲儿往画布上堆颜色,层层叠加,愈画愈厚,像一个年青人作画,或像一个啰啰嗦嗦的老太婆说不清楚一件事,这也没办法,人家巧,我笨,我搞不来。为了给自己一点自信,我想起了关山月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快画快看,慢画慢看”。我画得慢,是不是耐看一点呢?
 
清泉石75cm×90cm 2018年
 
群牛图 200x600cm 2019年

寻常的风景380cm×180cm 2017年

我作画以土地为师,深厚的土壤藏污纳垢又养育万物。画家也离不开深厚的文化土壤,吸纳艺术成长的要素,塑造自己的人格素养。观察发现大自然万物奥妙无穷的美的所在,需要有眼有心,需要审美的悟性,才能把平凡的东西画得不平凡,把不起眼的东西画的有看头。一画几十年过去了,感叹于志大才疏,想想土地那么深厚,自己又是那么浅薄。祈祷上帝再多给我几岁年纪,是否还可以有个进步呢?
 
邵增虎
2020年4月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