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山性即吾性,山情即我情

录入时间: 2015-10-28

许钦松

  中国近代山水画史上,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傅抱石的奋跃飞动和张大千的墨彩淋漓酣畅代表了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三座高峰。阎义春先生的山水画,显然受到他们的影响:既有黄宾虹的苍厚繁复、傅抱石的纵横恣肆,又有张大千的斑斓色彩,同时融入了岭南画派的苍劲温润。

  当然.我们并不能简单地认为,作品中能运用几位大师的技法便是集大成者,就是一座新的高峰。但是,作画能够转益多师而独树一帜,又绝非易事。更进一步,加入个人对山水的体悟。融会贯通而化身心于山水之中,做到“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如此,则“生活之神”与“蒙养之灵”,缺一不可。

  就拿《春色烟雨白鹭归》这幅画来说.用毛笔大胆横扫之后.加以小心收拾,于磅礴大气中见精致,于蓬勃生机中见率真。大处笔墨酣畅大气、老辣干练,细处勾勒皴擦细腻、繁复,这样的山水显得更加幽深、温和。加之大片泼彩,与墨彩相衬而相得益彰,用以表现岭南山清水秀,树木郁郁葱葱的景象,充满着湿润的气息;低矮的山岭,柔和而又生机勃勃、充满着生命的张力。

  流云瀑布、山重水复,既是画家对实景的写生,又可以看作是理想化山水的再造,朴实又美如仙境,观者有置身其中的感受。正是视觉经验和文化理想相结合营造出一种传统文人理想的可居可游之境,不禁让人想起明代画家王履“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的作画理念。“心师造化”的阎义春先生很好地继承了岭南画派的融合性和开拓性的精神气度,其山水画创作可概括为:亦古亦今,沉郁高扬,笔墨于画中,禅思于画外。

  阎义春山水画造境上最大的特色,可拈出一个“禅’’字:宋代禅宗将修行分为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第二个境界是“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第三个境界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禅宗的审美感悟,揭示了由“原我”的素朴到“自我”的迷执,由“自我”的迷执到“无我"的初悟,由“无我"的初悟到“真我”的彻悟这样一个禅悟生发机制。阎义春的山水画高度浓缩了禅的智慧,蕴含着丰富的佛心、禅韵、诗情,对禅宗审美感悟有独特的理解。其画面中透出的空灵与禅意,极具个性魅力。惝恍迷离,不可凑合。水中月影,空中鸟迹,镜里花光。清代普荷说“画中无禅,惟画通禅”,也就是说,  “画”和“禅”相通,或者说其共同点都是通过“悟”才能得到画中妙境,即顾恺之所说的“迁想妙得”。

  阎义春寄禅思于山水,表达了画家居于喧嚣都市而“渴慕林泉"的心境。这虽是源自魏晋南北朝山水滥觞时期以降的古老寄思,但每个时代所遇到的问题不同,也令其具有不同的时代意义。当今处于信息爆炸时代,更需要一种“隐于市而出于世”的态度。在不断向外索取的社会风气中,这种向内远望,自然、自足的态度,特别是这种“禅”的静虑,即以虚灵宁静境界使人反观自身的精神状态,显得弥足珍贵——这便是山水画在当代具有的现实意义。

(作者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画院院长)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